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25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與合租的人發生瞭關系

積極、開創性與開放性的思維、鍥而不捨、願意接受挑戰、有決斷力視訊
三年前我大病一場,隻好放棄瞭工作,辭職後邊休養邊準備考研。那段日子很迷茫,一個人實在沒有動力學習,想在網上找個準備考研的朋友,在高校附近租個房子一起復習。經過尋找,我找到瞭燦明(化名),然後發短信給他,當時因為心情迫切,也沒考慮對方性別,因為聊的投機,那天我們一直聊很晚。最後燦明說,他和朋友一起租瞭一套房子在考研,還有2間沒租出去,建議我去看看。於是,我們相約2天後看房子。
  我很清楚的記得,那是個初春的傍晚,天氣有些微微的寒冷,我穿著薄薄的毛衣到瞭相約地點,遠遠的看到一個很帥氣的小夥子走瞭過來,高大而陽光的氣質裡,還透著斯文儒雅的學生氣,他的清澈透明讓我眼前一亮。我們早已猜出瞭彼此,微笑著打瞭招呼,他的話語幽默,我一點也不覺得拘束,像很熟悉的朋友。
  燦明帶我走瞭很遠,才到瞭他的住地。我看瞭房子,不如我想象的好,離學校也很遠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我卻把房子定瞭下來。
  燦明也很高興,請我吃瞭晚飯,並約好後天搬過來。回去後我開始整理物品,然後打包,時間一到,迫不及待的想搬傢。搬傢那天燦明很熱心的給我幫忙,他心很細,把東西都歸類幫我放好,他還送我一對玩具娃娃,這是他原來在學校當老師的時候,學生送給他的。
  把房間徹底安排好後,我和燦明聊瞭起來。原來,他畢業一��瞭,小我一歲,畢業後在一所高校做老師。工作一年後,他想去上海讀研究生,所以辭職報考瞭復旦大學。這天晚上,我們越聊越投機,感覺彼此距離很近,心貼的也很近,我們禁不住擁抱在一起,那晚我把自己交給瞭他。
  我們愛的速度太快,擔心其他室友和朋友發現不好,所以隻能秘密進行。沒過多久,我們就雙出雙入,一起吃飯一起活動。即使這樣,其他室友還是感覺速度挺快的,其實不要說別人覺得快,就連我自己也覺得這是不可想象的。
  不管怎樣,那段日子我很幸福,我們經常一起去超市買油鹽醬醋,他笑著對我說:“真有意思,我從來沒想過和一個女孩,這麼快就像過日子一樣生活在一起。”那段日子,我倆好像把考研的事情忘瞭,他對我說現在看書太早,等到5月份再看也不遲,開是我也心安理得的給自己找瞭一個不看書的理由。
  轉眼到瞭5月份,我們彼此的心情開始焦慮急躁,想看書又看不下去,不看呢心裡又不踏實,情緒的變化,引發瞭我們的矛盾。我們有瞭分歧,開始爭吵。燦明是個性格溫和的人,他沉默的時候比較多,即使吵架也是他讓著我。我是個比較敏感的女孩子,經常為瞭一些小事不高興,但又不好說出理由,於是拉下臉,耍脾氣。
  那次我們一起出去,燦明看到漂亮女孩多看瞭一眼,我感覺很不舒服,拉長瞭臉,既不理他,也不給他說話。還有一次,他的朋友們請客吃飯,帶著幾位女朋友,燦明跟女孩子開瞭幾個玩笑,我特別不舒服,就想發脾氣。
  隻要一遇到他跟女孩子開玩笑或多說幾句話,我就別扭,覺得燦明很曖昧,因為他的性格溫順,又會體貼照顧人,很擔心他對別的女孩好。
  我覺得他已有女朋友瞭,不應該再對其他女孩子好,但我又不好直接表達,擔心說出來燦明說我小肚雞腸,不說出來我又難受。我強迫自己忍著憋著,可表情會泄露我的情緒,時間長瞭,燦明就不想帶我出去瞭,因為他覺得很沒面子。有一天,戰爭終於爆發瞭,情緒積壓已久的我摔瞭紅酒、水杯等很多東西,把房間搞的一片狼藉。燦明當時楞住瞭,眼睛茫然地看著我,我歇斯底裡大喊著,發泄著積瞭很久很多的不良情緒。
  不知過瞭多久,我吵累瞭,睡著瞭。等我醒來,發現燦明靜靜的坐在我的身邊,正在縫補剛才被我撕破的玩具小熊。這之前隻要我不高興,他都樂此不彼的開導我,像教育孩子的傢長一樣,邊講道理邊哄著我。不知為什麼,這次他沉默瞭。看我醒瞭,帶我去公園裡散步散心,誰也沒有說什麼。
  轉眼到瞭6月份,也是我們剛剛進入看書的狀態,這時我卻懷孕瞭。當時我們都很害怕,畢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,我們找瞭一位在醫院工作的朋友做瞭人流。從醫院回來後,燦明很精心的照顧我,隻是他沒有經驗,天天在網上學習菜譜,然後做給我吃。
  我休整瞭一段時間,轉眼就到瞭9月份。而我們在一起始終沒有辦法集中精力看書,燦明提議讓我到學校宿舍租個床鋪,這樣我們都可以安心看書,而我心裡是不情願的,但還是去瞭。
  搬到學校那天,我很焦慮很煩躁,一路上沒有說話,行動上卻是摔摔打打,因為我感覺燦明在躲避我,我心裡對他有怨氣,為什麼在一起就不能看書呢!燦明的解釋也讓我不能滿意,他說隻有心靜才能看書,隻有沒人打擾才能進入狀態。我想真正的原因是他不想和我在一起,他不夠愛我。
  搬過去以後,我的心好像懸在空中,很不踏實很鬧心,就故意跟燦明過不去,鬧的都不開心,我倆好像在賭氣,誰也不理誰。後來,我對燦明說不想考研瞭,也許他怕我放棄,又開始安慰我,哄我說分開隻是暫時的,如果想我瞭會過來看我的。道理我也知道,可不知為什麼我就是接受不瞭分開住。
  我在學校住瞭一個星期就受不瞭瞭,對我來說就是度日如年,我實在受不瞭這種煎熬,就找各種借口要求回去住,燦明也沒辦法,隻好接我回去。
  回去住之後我又懷孕瞭,這時距考試還有不到2個月的時間,我們都很焦慮,但還是進瞭醫院。我躺在手術床上,那種身心的疼痛折磨著我,後來我都沒有感覺瞭,人好像麻木瞭一樣。
  回傢休養瞭一段時間,這時距考研隻有40天瞭,燦明說:“其實考研沒什麼難的,隻要用心,40天可以創造奇跡。”可是,我們還是看不下去書,燦明無奈的選擇瞭放棄,天天在傢給我做飯,照顧我的生活,讓我學習,而他卻很少看書。
  到瞭考試的前幾天,我再次懷孕。我倆商量著先考試,再做打算。其實,我心裡特別想留下這個孩子。我懷著復雜的心情進瞭考場,考完試,我們開始商量懷孕的事情。雖然我想要這個孩子,可是父母根本不知道燦明的存在,如今懷孕回去,我怕父母接受不瞭,最終選擇瞭流產。我休息瞭10多天,和燦明準備回傢過年。這時,我很懼怕考研結束,因為燦明已在網上找工作,他打算年後去上海工作。我知道自己沒有力量和理由阻止他去上海,心裡充滿不安和煩躁。他的同學們準備帶女朋友回傢見父母,而燦明沒有提起,我心裡更加擔心和恐懼,擔心我們的關系隨著他的離開而結束。
  其實,我很想跟著燦明回傢,可又顧及面子,不好主動提出來,即使提瞭,如果遭到拒絕,我會更加沒面子。於是,我莫名的生氣,沉默,給燦明拉臉子。戰爭在回傢前一天發生瞭,當著室友的面我們大吵起來,我很激動,甚至以死相逼。燦明也急瞭,說瞭很多傷我心的話。就這樣,我們帶著不同的心情回傢過年瞭,那個春節我過的憂心忡忡,心每天都是懸著的。
  春節剛過,我早早的回來瞭。這時考研結果已出來瞭,我沒有考上,於是忙著找工作。不久燦明過來瞭,他幫我找瞭一個女孩合租,安頓好後就回傢瞭。
  他離開時,我有種被拋棄的感覺,不停的給他打電話,說我很孤獨很無助很需要他。燦明聽後也很不放心,經常打電話問問我的生活情況。不久,他去上海找工作瞭,卻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。我不停的要求他回來看我,燦明不斷的發短信鼓勵我,還說找到工作後就來看我。可我心裡很難受,感覺他愛我不深,如果愛我,就應該為瞭我留下來。
  其實,我一直對這段感情不確定,感覺前途渺茫。他終於回來瞭,我很高興,說好五一節去燦明傢看望他的父母。可到瞭五一節燦明說他同學結婚,時間沖突不能回傢瞭。我很生氣,覺得他在找借口不想帶我回去,於是又跟他吵瞭起來。燦明急瞭:“你這樣的壞脾氣,不是發火就是摔東西,我怎麼帶你回傢?”
  燦明又回上海工作瞭,在我的要求下,他一個月回來看我一次,每天打個電話問候我。我也一邊工作,一邊準備考研,燦明在上海也準備繼續考研。
  由於我們不見面,矛盾少瞭一些,但也會因為一點小事吵起來,吵的原因是燦明不及時給我打電話、發短信。燦明在上海工作的這一年對我來說是等待的一年,我把所有的快樂存儲在一起,想等燦明回來一起分享。這一年,也是封閉的一年,因為燦明不在身邊,我不想跟其他人交住。
  燦明終於回來瞭,他帶我回傢見瞭父母,我很看重這次見面,而燦明好像不在意一樣,我感覺他隻是帶我去玩玩,他父母對我也一般,沒有我想象的熱心。
  去的時候,我給他父母買瞭禮物,可我走的時候卻沒有收到“見面禮”。那天我在車站哭的很傷心,燦明不理解我為什麼這樣?我是在農村長大的,按照我們當地的風俗,第一次見面很重要的,給見面禮是對我的接受。
  後來,燦明所在的公司經濟危機,裁掉瞭很多人,他隻好回來考研。結果到瞭考試的前幾天他又說不考瞭。我問為什麼,他說沒有復習好,考也考不上。
  春節,我和燦明一起回傢,他媽媽帶我去買瞭新衣服。相處多瞭,他父母說我是個挺懂事的孩子,還買瞭東西,讓燦明去看我父母。於是,我跟燦明商量到國慶節領結婚證。燦明卻開玩笑似的說,到時候看你的表現。我能感覺出來,他遠沒有我高興。春節過後,燦明還是打算去上海找工作,這時我接到瞭本市一所學校的面試通知,雖然考上瞭,但我卻高興不起來。想一想,這兩年我一直把心思放在感情上,最大的希望就是把婚事定下來,其他的對我來說並不重要。在燦明準備去上海的時候,他的父母幫他在本市找瞭工作。
  燦明去瞭,做瞭沒多久,他覺得工作環境不好,同事的文化素質不高,就找瞭借口辭職。這時,他父親所在的學校招聘老師,讓他參加考試,燦明不想依靠父母,不想跟父親在一個單位工作,但在父親的要求下還是去瞭,到最後面試的時候,他再次選擇瞭放棄。
  燦明離開傢,想自己租房子看書,準備公務員考試。我已經開始讀研瞭,對於燦明另租房子很不理解,也感覺沒面子,正常的男人都願意和女朋友住在一起的,我認為他不夠愛我。我強壓住怒火和情緒陪他找房子,看著他從我這裡搬走他的東西,心裡很難受,有種要分傢的感覺,感覺他要跟我分手。
  有一天吃飯時燦明對我說:“我的性格註定害自己,害別人,如果不是我當初的優柔寡斷,也許我們早就分手瞭。”我哭瞭,心裡怨恨他。後來,燦明又流露出要分手的意思,我失去理智似的大鬧,燦明轉身走瞭。
  我更加氣憤,開始摔東西,隻有這種發泄的方式才能讓我心裡平衡一些,一會燦明又回來瞭,看到屋裡的狼籍景象,他已經猜到發生瞭什麼,沒有說話,再次搬走瞭。
  這次,他不讓我找他,說想安靜一段時間,好好想想我們的關系。而我很不理智,他越是不讓我找他,我越是不安,不停的給他發短信,想知道結果。朋友建議我去外地冷靜一下,去瞭外地也沒用,雖然努力讓自己不想他,可還是會給他發幾條短信。他不回,我再打電話,他隻好回條消息:我在看書,請不要打擾。
  10天後我回來瞭,想去看他,他不同意。我還是去瞭,雖然他很冷漠,可我們還是發生瞭關系。我想,燦明還是接受我的,不然不會發生關系。我住瞭2天,走的時候他對我說,最近能不能不打擾我,我馬上要考試瞭。我點頭表示答應。
  考完試他約我吃飯,給我過生日,就我們兩個人。這次我的態度顯得很平靜,表示一切隨緣,其實我心裡想讓他看到我的改變,給他帶來希望。他還是很擔心,害怕我像以前那樣歇斯底裡,而他想一切從新開始,這個從新開始是不包括我的。現在我們見面不多,見瞭面他很客氣,我感覺很陌生。我想轉化我們的關系,卻不知道如何做?
有推薦甚麼鋼琴酒吧嗎?馬雲“餘額寶”的出台,18天狂收57個億資金存款,開始強奪銀行的飯碗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